臺灣離實踐水龍頭打開生飲的理想距離有多遠?

解析送水流程,發現終極解決方案

2015 年時,臺北市長 柯文哲先生倡議北市自來水生飲,而北市自來水事業處長 陳錦祥先生也拍胸脯保證大聲說出:「臺北市自來水可以生飲」;今(2017)年,臺北市議員 黃珊珊小姐質詢前述臺北市自來水事業處長關於生飲水的問題,陳錦祥先生再次回答:「可以生飲,」但加上了一句:「但市民習慣未改變」。時隔兩年,答案不變,市民的行為也沒改變。除了臺北,其它縣市長是否也對轄區內的水質具備信心可以成為提供生飲水的地區?臺灣,實踐生飲水的目標是否能夠實踐?

 

如何知道自己所居住的城市是否可以生飲?

2005 年時,一位美國新聞記者、專欄以及書籍作家、同時也是普利茲新聞獎的三屆獲獎者 Thomas L. Friedman 所著《地球是平的:21 世紀簡史》因談述 21 世紀初期全球化的過程裡關於個人與公司行號透過全球化過程得到權力的過程而獲得世界的矚目。這樣的社會觀察在 2017 時一篇博士論文裡竟獲得科學上的補述:世界有可能真是平的!根據 Gulf News 報導一位學生經過 5 年研究提供出 “世界是平的” 結論,論文已經過第一階段的評估,而突尼西亞天文學協會(Tunisian Astronomical Association)也認同這樣的論調,發表於官方 Facebook 專頁上:

無論你心中的世界是否扁平都無法否認:全球化趨勢已無可避免,全球平均一秒有 9,728 架飛機在空中航行,載著超過 127 萬名旅客前往各自要去的目的地。旅行,已經成為多數人生活中的一部分,無論目的是為商務或個人。

在這樣的考量下,一個為旅者提供醫療協助的社會團體 IAMAT(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Medical Assistance to Travellers,編譯:國際旅者醫療協助協會)從 2010 年起建立了一個全球平台 Is The Water Safe to Drink 供各國旅人透過網路可以獲知特定城市或地區的水質是否可安全飲用。目前平台收錄全球逾 1,500 城市,不過經測試臺灣都市僅收錄了臺北。如果你正要前往其它國家,這是一個非常方便的資訊查詢平台。

除了 isthewatersafetodrink.com,在臺灣自來水公司有提供臺灣各都市地區的平均水質查詢,供需要的民眾可以隨時上線透過搜尋獲得希望知道特定地區的平均水質;事實上,該平台所提供的數據為全臺北中南近 200 個淨水場提供場內水質檢測數值,雖無法精準地掌握你可能所在的行政區,但已較完全無所知的情況理想。

 

臺灣實踐生飲水的挑戰?

其實,臺灣水質在淨水場端的狀態是好到你不敢相信,甚至勝過日本。

臺灣在過去五年(2012-2016)的抽檢顯示,平均合格率高達 99.94% 以上,已達世界一流水質的標準。這樣的成績單其實是相當傲人的成果,因為根據一個非營利組織 Orb Media 的數據顯示,全球十餘國的飲用水 83% 樣本裡發現塑膠纖維,代表這些國家的飲用水正被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塑膠分子不斷污染著。

臺灣之所以能夠擁有這樣的成績,主因來自於高過於世界衛生組織(W.H.O.)標準的把關。那麼,為何直至現在我們仍不能夠直接生飲自來水呢?這部份要清楚理由,你必須開始先清楚自來水從淨水場到室內的流程。

自來水的輸送過程可被歸類 4 個步驟:

  1. 取水 - 在水源地(河川 / 湖泊 / 水庫)設置取水口,再利用抽水機或自然重力方式將原水送至導水渠道,以進入下一個階段;
  2. 導水 -  經過取水步驟獲得的原水經由渠道導入淨水場;
  3. 淨水 - 經過濾淨過程成為即將送入管道的水;
  4. 送水 -  將濾淨後的水導入輸水管線配送至各區用戶。

真正的問題來自於第四步驟的「送水」。淨水場端的水沒有問題,而收水的終端水質卻不理想,那麼問題勢必發生在於 Step3 到 Step4 之間。對於送水流程希望更深度了解的你可以參考《橫跨 36,000km² 臺灣各地因為認知不同而造就的潛藏飲水危機》一文。

挑戰一、輸送管線的破損

仔細想想,你有在地面上看過自淨水場的自來水輸送管線嗎?應該沒有吧!因為這些運輸管線都埋藏在你我習以為常的路面底下。

如果追溯臺灣的自來水系統歷史,最早可回溯至 1896 年日治時期由英國工程師 Hanson 開始建置,期間歷經戰爭、光復、到建設起飛階段,如果將建設起飛階段的末期設定為 1974 年,那麼未曾替換過的管線已歷經了 78 年時間,而 1974 年的自來水普及率也不過才 41.03%。當然,期間多數的主要管線一定經過替換,但你確定目前國家的管線從淨水場至水龍頭的途中均不會有任何破損?

目前已經可以肯定的一大問題是部分管線為早年建置,當時的技術經過數十載使用以來豈還能保持 “安心使用” 的狀態?以臺北市為例:

臺北自來水事業處轄區供水管網長達 6,200km

這樣的距離你可能沒有概念,但如果我們用其它生活中常知道的數據作為比較標準時就知道要養護供水網路有多麼困難:

  • 臺灣一圈近 1,000km
  • 地球半徑約 6,357-6,378km

根據統計,臺灣的漏水率為 18%,而國際的規範為 15%,足見水管破損的狀態相當嚴重。當管線有破損時便會產生污染源可以接觸到水的可能,除了你很直觀猜想得到的灰塵以外,還有:

  • 化學污染
  • 金屬污染,如鉛
  • 生物污染,如細菌

許多污染處於無色無味,在水龍頭端接水的你肯定可以在沒有檢驗的情況下可以 100% 掌握水質?恐怕你心中到此時也開始擔心水質的高低了。

挑戰二、儲水裝置的髒污

你知道家裡的蓄水設施上一次清洗是多久之前?

自來水公司的職責止於你家門口 - 進入屋宅範疇之後便屬於建築物住戶自行管理的部分,包括當初建商建置樓房時的自來水管線。由於臺灣係屬人口密集的生活環境,單靠抽水馬達將水抽送至各樓層容易造成馬達的損毀,所以建築裡多備有蓄水設施,如水塔或一樓下方常見的蓄水池。

環保署建議,每 6 個月應清洗一次蓄水設施,包括檢修養護相關設備零件。即便是合格專業的清洗業者所提供的服務,也可能因為執行者不同而有不一樣的結果。試試上網搜尋,看看當水池水塔髒污時候的狀態,你一定會開始相信問題未必就是自來水公司的責任。

 

自來水生飲的目的究竟為何?

在這裡,我們提出一個疑問:

為何你要生飲水?

當這個話題不斷被人提出時,你是否在深夜時分會細細思量為何非得堅持自來水生飲?除了為向世界證明自己居住在一個高度開發的文明城市這樣的表層理由之外,是否有任何一些你非得選擇的理由?如果還沒有,讓我們為你提供幾個:

生飲自來水的好處:取得方便

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取得方便對於任何一個用戶來說都是最重要的因素。如果時間回溯到民國初年用水必須至村口打水的狀態,相信現在的多數人都無法接受。時間久了,我們習以為常的不容易也變成了理所當然的存在。無論炎熱或寒冷,水龍頭一開你就擁有可以直接取用的自來水,這樣的便利在現在很多國家依舊是民生發展的目標。

生飲自來水的好處:環境友善

你一定聽過有一些朋友是固定飲用市售瓶裝水、桶裝水而捨棄自來水,但有沒有想過當我們飲用完畢時,這些瓶罐在沒有被妥善回收的情況下,是很有可能再次以其它形式回到我們體內?如果你有細細閱讀前面的文章,便看看見那 83% 水中含有塑膠纖維的恐怖數據。要讓自己與家人的生活更健康,也不要忘記了其他人的生活權益。

生飲自來水的好處:價格便宜

臺北自來水事業處所提供的水費計算來看,在 21-60 度範疇裡是 NT$6.7/度,一度水就是 1,000 公升,即每一毫升的水價格為 NT$0.0067。如果以某家賣場線上所標售價格,某家礦泉水售價為 NT$22/2.2公升瓶,即每一毫升瓶裝水價格為 NT$0.01。二者比較下來,價格實際差異近 15 倍!當然,你會說還要算上包裝、行銷、運輸、通路等額外瓶裝水公司的開銷,但是既然你已經可以取得自來水,為何非要多花十五倍的金額購買可能造成環境污染與身體傷害的瓶裝水,再來造就全球每年 500 億罐銷售的瓶裝水產業(其中僅佔全球人口 4.5% 的美國佔去 60% 銷售額)?

生飲自來水的好處:水質掌握

即便你沒有在家安裝任何淨水設備,僅以煮沸水飲用,至少你都還掌握著這一端水的處理過程,但一旦你走到家中以外的地方所購買的任何瓶裝水,都將是獲得商人所告訴你的資訊,但終究你不在他們的工廠裡目睹水的處理,你是處於一個 “被告知” 的狀態,而非親身前往調查之後所獲得的結果。

 

求人不如求己,居住條件自己顧才實在

如果再次重新檢視水從水源經淨水場再到家中水龍頭的流程,你就會發現一勞永逸的終極解決方式只有一個:

在水進入家中的那一段添加信任的淨水設備便可獲得可以安心生飲

正本氫源整水器

既然你無法瞬時改變政府,又不應該苛求居住的大樓社區必須全部達到 100 分的水質控管(因為相對整體住戶也必須付出更大筆金額進行改善設備與後期的維修養護),那麼只要在供水的最後一個環節加上一個設備便可達到健康水的追求,既不勞師動眾更無需大量花費,何樂而不為呢?

改善居家飲用水一點不難,不妨前往瞭解正本氫源的臺灣純正飲水精品整水器能為你締造的健康飲水生活。